《令人神往的靜坐開悟》#6 選擇思緒

前言

從幾個章節下來,我們了解因為「天擇」的關系,為了生存產生了各種「心智模組」,不同的模組有不同的功能,在不同情境下發揮作用。

舉例來說,當我們在大草原聽到草叢發出稀稀疏疏的聲音,我們的「生存心智模組」就會自然發揮作用,警愓我們可能是「蛇」,讓我們快點離開這個地方;儘管它存在很高的誤判可能性,但是我們的本能告訴我們,寧可誤判,也不能接受這萬分之一的致命風險。

然而,這些心智模組,都會帶給我們不同的思緒;舉例來說,你在靜坐的時候,可能空氣中飄來一陣陣燒酒雞的味道,你的思緒就開始受到干擾,想到之前你媽媽煮燒酒雞的情境;又可能你這陣子工作很忙碌,很多事情尚未完成,靜坐的時候思緒一直飄向工作方面的情境。

然而,這些思緒是什麼呢?為什麼這些思緒一直在我們的腦海中揮散不去呢?我們接下來就來談談「思緒」。

 

 

1. 「觀看自己思緒」是什麼樣子?

 

還記得我們之前談到,靜坐的時候常常會進入到「預設模式網路」,就是意指你在靜坐想要專注在呼吸上面的時候,結果各種「思緒」不斷的進來,一直打斷我們專注在呼吸上。

 

然而,這些思緒不是一件壞事,對我而言,靜坐冥想有兩個重要的目的:

  1. 訓練自己「專注當下」的能力,也就是透過專注吸呼來培養。
     
  2. 「察覺」自我的情緒,承認與接受他,練習把握對自己大腦的控制權。
     

所以「自我察覺」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所以我們需要來學學,如何「觀看自己的思緒」。

這就不免又提到「內觀」,內觀是觀注情緒一個非常好的方式。內觀的主要方式「正念靜坐」,是研究人類心智的絕佳途徑。至少,這是研究一個人心智的絕佳方式,而這個人指的就是「你」。你坐下來,讓內心的塵埃落定,接著觀看自己的心智如何運作。

 

好,我們再來模擬一下,只要跟著以下四個簡單步驟即可:

  1. 坐在墊子上。
     
  2. 努力把心思集中在呼吸。
     
  3. 心思一直無法集中(這步驟最簡單了)。
     
  4. 留意究竟是何種思緒讓你無法集中,這些思緒可能跟年齡等因素有關。
     

你會發現靜坐真的很難,因為我們的心智拒絕停留在同樣的狀態。

 

我們來看看這些思緒可能都是怎樣子的?

  1. 第一,這些思緒都跟過去和未來有關,而非現在。當你擁有這些思緒時,唯一沒在做的就是把注意力放在真實世界中,專注在當下真正發生的事情。
     
  2. 第二,這些思緒都跟你有關。在預設模式下,我們所想的,主要都是指向自我的思緒。這並不令人驚訝,畢竟天擇所設計的大腦,關注的就是我們自身利益。
     
  3. 第三,這些思緒大多跟其他人有關。這一樣不令人驚訝,畢竟人是社會性動物。
     

心智先沉迷一個模組一段時間,接著又轉向另一個模組。但若換一個方式來描述,就是實際上有不同的模組正搶著要得到你的注意力。當心智從一個模組「遊蕩」到另一個,實際上就是第二個模組已經獲取足夠的力量,把你的意識從第一個模組那裡拉開,爭取控制權。

 

最後,這些模組似乎不會像劫持犯那樣劫持心智。思緒會浮現,但不會占據你的注意力太久,你的意識會回到你的呼吸。思緒無法把你帶走,列車會靠站,而你會站在月台上目送著列車離開。

 

總之,想說的重點與模組化心智模型的結果是相同的:意識自我並未創造思緒,而是接收思緒。而情況似乎是意識自我的接收動作:思緒進入意識覺察、「浮出意識」的這個過程。

 

2. 選擇思緒,做自己的主人

 

我們意識到了「思緒」,這些思維通常跟「我」和「他人」有關,因為我們是社會型動物。

而這些思緒,又在無形當中影響著我們。

舉例來說,當我們看到一間咖啡廳的時候,想到過往跟男/女朋友在這邊吵架分手,整個憂傷憤怒的情緒佔滿你的思緒;這時候你的家人恰好打電話來,你口氣非常差的回應你的家人,我們的整個行為模式卻被「情緒」給影響了,這不是真實的你。

當我們能自我覺察發現「情緒」時,我們可以「接收」這個思緒,承認它的存在,和平與它共處,好好與「它」對話,放下它。

例如,在心理學有一個方式,「為情緒命名」,當你〝憂傷〞的情緒來時,你可以為這種情緒命名為〝忘憂”,在心裡對自己說:「忘憂,你來了,我知道你很難過,但是有我陪伴著你,你會好起來的」。把自己放在第三人的視角,接納「它」,好好對話,就能慢慢「放下」它。

作者賴特說:「當我們擁有思緒本質的智慧基礎,就擁有更多能力去選擇,看看哪些思緒是健康的、哪些沒那麼健康。那些不健康的,我們就可以放手。」

也就是說,在第一個階段,也就是努力集中注意力之時,你看到思緒捕捉到自己;在第二個階段,你看到思緒未能成功捕捉自己。但在這兩種情況中,你都意識到這些思緒並非來自於「你」,並非來自你的意識自我。

當我們在正念靜坐時,如果你一直無法「專注」呼吸,一直有各種思緒湧入,導致自己靜坐失敗;但其實不算失敗,應該說「當你靜坐失敗時要密切關注」當思緒不斷受到干擾,使得你無法聚焦於呼吸。但要是你密切關注在這個「失敗」,那麼,這就不是失敗的靜坐,因為密切關注於正在發生的事,就是正念靜坐。

試著聚焦在那個讓你無法專心的東西上。我的意思不止是要你聚焦在那些使你分心的思緒上,更要看看你是否能夠偵測到,那使你分心的思緒所連結的某些感受。之後憂慮消退,思緒也隨之消失。

 

小結

 

在這一篇當中,我們談到了「思緒」,也就是說,當我們正念靜坐時,我們希望的是「專注」當下,但是絕大多數情況下,打擾我們專注力的都是各種小想法。

比如明天上班要幹什麼事兒?期待和你愛慕的一名女士見面,回味自己昨天在球場上的一個精彩瞬間。

作者賴特說,這些想法,有一些共同點,比如要不就是在回顧過去,要不就是在思考未來,都不是當下的事情。這些都和「你」有關,或是常常都與另外一個人有關。人都是社會動物,我們總愛想「人」的事兒。

然而,當我們能自我覺察發現「情緒」時,我們可以「接收」這個思緒,承認它的存在,和平與它共處,好好與「它」對話,放下它。

當我們擁有思緒本質的智慧基礎,就擁有更多能力去選擇,看看哪些思緒是健康的、哪些沒那麼健康。那些不健康的,我們就可以放手。

記得,我們可以「選擇思緒,做自己的主人」,而非變成「情緒的附庸」。

《令人神往的靜坐開悟》#3 無我:放下我執

前言

我們上次提到了「靜坐冥想」,當我們嘗試之後,就會發現「專注」呼吸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我們大腦很容易進入到「預模模式網路」,也就是思緒開始在亂想,可能是生活、感情、工作…等等。

這都只是一開始,當我們每天練習冥想,就會越來越好,比較能「專注」當下之餘,發現工作上也比較能靜心;

當然你或許會問,靜坐冥想,除了讓我們專注之外,有什麼意義嗎?我們這篇就來講講,什麼是「內觀」和「無我」,達到這樣的境界對我們有什麼幫助。

 

內觀

 

「內觀」這個詞或許你有聽過,我身邊有些朋友去參加過「內觀」的體驗活動,他們回來之後,他們的感受都是非常正面的,覺得自己內心平靜了許多;而且也有人說,在那邊遠離塵囂,覺得心很靜,吃起東西都覺得甘甜許多,先呼吸也覺得很舒服自在。

雖然聽完之後,有一種淨化心靈的感覺,但我還是很糢糊,到底什麼是內觀,看了作者的解釋之後,終於懂了什麼是內觀,以及它帶給我們什麼樣的效益。

作者說,他是在「毗缽舍那」這個靜坐學派進行正念靜坐的,此字的巴利語「Vipassana」意指清楚的洞見,通常譯為內觀(insight)。

內觀可以想像成「察覺自我」,藉由觀察自己來獲得一個更清晰的洞見。

簡單來說,就是追求「正念」。內觀要求你做自己的觀察者,體察自己的情緒是怎麼回事兒,就好像一個心理學家在分析自己一樣。現在在西方,尤其是知識份子中間,非常流行冥想,Google 公司都專門給員工設立了冥想室。

內觀的教導十分強調正念,有些人甚至會把內觀跟正念交替使用,但兩者的區別還是很重要。

正念靜坐是一種技巧,從簡單的減壓開始,可用以達成各種目的。

當然,內觀冥想可不僅是為了休息,也不是陶冶情操,內觀冥想的目標,是獲得對事物的洞見,和個人真正的自由。

但如果你是在傳統內觀禪修的架構中進行正念靜坐,其終極目標就更加遠大:獲得內觀。這種內觀洞見不僅只是了解某些新事物,重點在於看清實相的真實本質。

而一千多年前的佛教文獻,就清楚說明了洞見的意義。

他們把內觀定義為領會所謂的「三法印」,其中兩個法印聽起來好像沒那麼難領會。

  • 第一是「無常」:沒有事物能永遠持續,這點任誰都無法否認;
     
  • 第二是「苦」(受苦、不滿足):有誰沒受過苦、沒感到過不滿足?關於這兩相,內觀禪修的重點不太放在這兩點,畢竟基本的領會已經夠簡單,而是要理解嶄新的微妙之處、觀看最細微的地方,如此便能深刻欣賞這兩個法印是如何普遍存在。
     
  • 但是,第三的「無我」,要領會其概念就是個挑戰。不過根據佛教教義,如果靜坐是為了要獲得內觀、掌握諸法無我,至關重要的便是:以真正澄明的目光來看待現實,好為開悟鋪路。

 

這樣解釋的「無我」,相信你是「有看 ~ 沒有懂」,接下來我們就來詳細討論一下什麼是無我。

 

放下我執(無我)

 

無我,就是「放下我執」,可以想成「放下我的執念」,也就是「苦」。

 

「苦」從何來?

 

我們之前提到,本書告訴我們,為什麼我們會如此「執著」,是因為「天澤」,從生物進化的角度,人活著的目的,就是傳播自己的基因。為了傳播基因,我們就要做各種事情,吃飯、生孩子、競爭、獲得聲望等等。

而這些的「設計」之下,讓我們無窮盡的去追求、完成這些事就能獲得快樂,但這些快樂又是如此的「短暫」;也就是說,自然選擇根本不在乎我們是否快樂,它只是把快樂當作誘餌,來使我們完成基因傳播的目標。

在做某個事情之前,我們覺得做這件事會有多麼快樂,可是真正做了之後,又感覺到很空虛。這就是苦,你永遠都不會真正滿足。所謂快樂,其實是個錯覺,這就是「苦」。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我們都知道「苦」是佛學中的一個重要概念,當年,釋迦牟尼就是因為看見了「生、老、病、死」四種「苦」之後,才決定開始修行的。那麼「苦」到底是什麼意思?是說這個世界故意讓我們受苦?還是說苦不苦跟人的修為有關,覺悟者是感覺不到苦的?比如有一個說法,是之所以覺得苦,是因為「執著」。如果你不那麼執著,就不會那麼苦。

 

放下我執

 

既然我們都有執念,那要怎麼放下「它」呢?這就要再說到另一個詞,叫「自我」。

佛學告訴我們一個最基本的想法,「自我」在某種意義上並不存在。

每一個物質的存在,都和「我們的想法」,密切連繫在一起。

 

這麼講還是很抽像,我們用例子來說明。

我們看到一幅畫,我們覺得他很美,但更重要的是,它出自於「張大千」之手,所以更是價值不斐。你很開心的把「它」買回家之後,你掛在你的客廳上,你每天看到它,心情都非常的開心。

但是,有一天,一位名畫鑑定家剛好來你家,他告訴你客廳上的那幅畫不是偽畫,是贗品;這時候你的心裡就產生了變化,覺得這幅畫不再是如此的「美好」,反而愈看愈「礙眼」。

同樣的一幅畫,為什麼會帶給我不同的感受呢?那是因為我們附予它「意義」,嚴格來說,這就是建構的過程。

再看另一個例子,一架飛機可能會飛過你的頭頂,而你會聽到它飛過的聲音。

但你可能會想著:「喔,一架飛機。」但是,對於沒有飛機文化的人,他們聽到的聲音就只是聲音,而不是「任何東西」的聲音

所以,所有的事物,都是我們自己「建構」出來的,我們附予它意義,變成我們生活中的一部份;然而這些事物,就有可能變成我們的「執念」。

因此,想要放下這些執念,我們就必須透過「靜坐冥想」,透過「內觀」來洞察事物的本質。

 

小結

 

我們這篇進一步談到了「內觀」和「無我」,我們再來簡單複習一下:

 

  • 內觀:獲得對事物的洞見,清實相的真實本質,以獲得個人真正的自由。
     
  • 放下我執:所有的事物,都是我們自己「建構」出來的,我們附予它意義,變成我們生活中的一部份;然而這些事物,就有可能變成我們的「執念」。想要放下這些執念,我們就必須透過「靜坐冥想」,透過「內觀」來洞察事物的本質。

 

到目前為止,我們對「自我」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已經逐漸理解了「苦」與「執念」,更重要的事,我們知道可以透過「靜坐冥想」與「內觀」來洞察所有物事的本質,來獲得個人的真正自由。

但或許你還會所有疑惑,既然「天澤」的機制下「演化」成現在的我們,那我們應該是目前為止最適合生存的模式,為什麼我們仍然會做出一些「不理智」的行為,還有為什麼我們的「思緒」一直都是這麼混亂呢?

所以接下來,我們會再來談談「心智模組」和「思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