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確》#1 二分化直覺錯誤

真確:二分化直覺錯誤

 

認為「世界分成兩塊」的大誤解

 

這章在談十個誇大直覺裡的第一個:二分化直覺。我們都不禁傾向於把各種事物分成截然不同的兩類,之間橫著一條鴻溝 ── 一種大大的不公。

由於這種直覺,我們眼中的世界分成兩類國家,或是分成兩類人:富人與窮人。

雖然世界變了,對世界的認知卻沒變,總而言之:低所得國家遠比多數人想像的更進步,而且占全球總人口的比例很小。如果認為全球分成涇渭分明的兩塊,多數人生活在水深火熱當中,那可真是搞錯了,純屬誤解,純屬幻想。

多數人不是生活在低所得國家或高所得國家,而是中所得國家。這一類不在二分法的世界觀裡,卻確實存在。全球75%的人生活在中所得國家,就在想像中的那條鴻溝裡。所以這樣說好了,那條鴻溝並不存在。

中所得國家加上高所得國家共占全球人口的91%,多數人已經整合進全球市場,生活正大幅改善,過得還算不錯。

 

二分化直覺

 

我認為原因出在人類非常傾向於二分法的思考,愛把事物分成迥異的兩類,中間存在一條鴻溝。我們熱愛二分:好與壞;英雄對惡棍;我的國家與其他國家。把世界分為兩類很簡單直觀,還暗示著衝突,容易流於誇大,而我們始終在無意間這麼做。

由於二分化直覺,我們往往在統合中想像對立,在匯融中想像歧異,在一致中想像衝突。這種直覺處處可見,徹底扭曲認知,所以第一個就被我提出來。今晚如果你觀看新聞或點進遊說團體的網站,大概會看到他們講著兩個群體之間的對立,也許用到「鴻溝愈來愈大」等用語。

 

如何扭轉二分化直覺偏誤?

 

平均值

 

我們比較兩個平均值時唯恐只關注其中的差距,忽略背後重疊的部分。換言之,我們看見實不存在的鴻溝。

如果我們能稍微探討得更深入一點,不要只看平均數,而是檢視分布狀況,不把群體綁在一起,而是檢視所有個體,那麼我們幾乎都能獲得更準確的認知,發覺乍看迥異的群體其實多所重疊。

 

極值

 

我們天生會受極端特例所吸引,要回想起來也比較容易。

如果我們得想出不同的政府體制,我們也許會很快想到正反面的極端例子,一邊是貪腐壓迫的獨裁統治,一邊是瑞典這樣的國家,具備良好的社福系統與文官體系,致力於保障公民的權益。

統計數據常因政治目的用得聳動,但重點是我們也要從中看出事實。如果我們替巴西人依四個所得等級畫分,將發現多數巴西人已經脫離極端赤貧,擠身第三級,買得起機車和眼鏡,替教育費與洗衣機存錢。即使在這個世上數一數二貧富不均的國家,鴻溝仍不存在,多數人位於中間。

 

在建構基於事實的世界觀之際,你所遇到最大的難關在於要知道一點:你的多數親身經驗來自第四級,間接資訊則經過大眾媒體的篩選,而媒體喜歡誇張聳動的大事,不愛平凡日常的小事。

你需要靠什麼來揪出並取代誤解?答案是數據。你得秀出數據,看見背後的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