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天挑戰 DAY13 《被討厭的勇氣》6:[總結]認真活在當下

■ 前言:


21 天挑戰賽已經超過一半的路線了,真的是鬥志與毅力的挑戰賽,這當中需要〝時間管理〞:瞭解自己如何花費時間、〝精力管理〞: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比較適合寫作、〝習慣管理〞:暗示自己什麼時候要做什麼事…等等各式各樣培養自己寫作的方法,只能說要培養自己建立一個習慣不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但堅持下去就能讓自己擁有許多優勢。


這樣我想起之前 Alex 採訪 Kobe 的一段話:


Alex 問 Kobe 說,〝為什麼要在凌晨四點開始練球〞,Kobe 原因是這樣的:( 詳細的時間點有點忘記了,不過大概是這樣的原理 )     

* 一般球員:9:00 – 11:00 練球,然後休息到下午,下午 4:00 – 6:00 再練球一次,然後一天就結束了。     

* Kobe:4:00 – 6:00 練球一次,休息,9:00 – 11:00 再次習一次,下午 2:00 – 4:00 再練一次,6:00 – 8:00 再練習一次。

Kobe 說到,他比別人早開始,休息時間就比較好安排,一般球員一天只練二次,而我能練四次,每天練習的時間我就是別人的兩倍,長久下來,差距就會愈拉愈大,這是他們永遠也追不上的。這是他高中的時候就知道的事。

Kobe 不虧為 NBA 的超級明星球員,他的成就是自己努力得來的;雖然過程當中非常的辛苦,但持續讓自己成長,練習的時間比別人更長,長久下來就能累積出更多的優勢。

  

■簡要總結:被討厭的勇氣

到這邊這本書就已經到一個段落了,當然最後還有一個章節,我覺得把它們跟前面的做一個連結,重新幫盼我們引導一下思路,再來整合和總結。

  


目的論:否定心理創傷


在這一本書的一開始,阿德勒就提出了〝目的論〞。我們應該追究的不是過去的原因,而是〝現在的目的〞。你的生活模式,完全是你自己選擇的結果,與其他人、與以前發生過什麼,都無關。阿德勒認為這個人之所以性格扭曲,是因為他出於〝某種目的〞,主動〝選擇了〞這個扭曲的性格;而不幸的童年只是他的藉口。你之所以只看得到自己的缺點,是因為你下定了決心不要喜歡自己,為了達成不喜歡自己的目的,才會不看自己的優點,只注意缺點。只有先接受現在的自己,不論結果如何都讓自己擁有前進的勇氣。


〝目的論〞告訴我們:只有現在才能改變,只有接納過去,關注現在,才有可能改變未來。

  

所有的煩惱都來自於人際關係


其次,阿德勒再告訴我們:「所有的煩惱都來自於人際關係」。在現在的社會不可能不與他人來往,只要有相互來往就會存在著期待和傷害;一旦踏出與人建立關係的那一步,就難免會受大大小小的傷,同時也會傷害某些人。


從我們〝嬰兒出生〞時間,我們就渴望得到父母的〝關注〞,再長大一些,學生時期就希望老師和同學的關注,出社會之後,就會希望同事或朋友的關注;我們總是藉由透過別人的關注在證明自己的存在,藉由與他人的連結、關注和互動,來提升自己的幸福感。


為了得到更多人的「認同」,就希望自己脫穎而出。本來如果你是跟〝理想的自己〞比,對現在的自己感到不滿意,要努力人奮鬥, 那是非常健康的心態。但是一旦想要跟別人比, 這種心態不但不健康, 而且還可能把自卑變成〝自卑情結〞。


自卑情節是指開始把自卑感當成某種藉口的使用的狀態。比如說有個人口吃, 他覺得我要是不口吃, 一定是個特別受歡迎的人。你安慰他說,其實口吃沒什麼, 大家都不介意,而且你還可以訓練……他的回答是你無法理解口吃者的內心! 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嗎?! 這就是自卑情結。他已經把自卑感當做了藉口, 甚至是控制別人的武器。


還有一種更常見的叫〝優越情結〞, 就是到處跟人炫耀優越感。土豪戴戒指必須得戴十個, 簡直是強烈的自卑感導致強烈的自尊。被他人認可驅使的人, 一天到晚跟人比,他們心目中的人際關係是縱向的: 人和人的地位按照高低排序。他總想證明自己的地位比別人高, 哪怕他已經到了頂端, 也要擔心別人把他比下來。
這樣的人一點都不自由, 要想在人際關係中獲得上自由, 你需要建立橫向的關係。

  

割捨別人的課題


向他人尋求〝認同〞這一件事情,會讓我們變得〝為他人而活〞,阿德勒要我們否定向他人尋認同這件事。不要為了滿足「那個人」的期望而活,我們沒有必須去滿足別人的期望。倘若你不為自己的人生而活,究竟誰要為你的人生而活。老是尋別人的認同,在意他人的評價,到最後你過的就是別人的人生。


那如何做到〝不向他人尋求認同〞這一件事呢?阿德勒提出了:〝課題分離〞,這也是現代社會人與人交往的首要準則。


所謂課題分離,就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課題,你只要為自己的課題負責,而不要干涉別人的課題。一切人際關係的矛盾都起源於對別人課題的妄加干涉,或者別人干涉了你的課題。


有一句話叫〝我愛你,與你無關〞,這就是課題分離。愛誰、信任誰、幫助誰,那是你的課題,至於說這個人會不會愛你、會不會辜負你的信任、會不會對得起你的幫助,那是他的課題。


那我們如何做到課題分離?首先,想想看:「這是誰的課題?」然後將課題分離。冷靜地劃清界線,到哪裡是自己的課題、從哪裡開始是別人的課題。接下來,不要介入別人的課題,也不要讓任何人介入你的。


在阿德勒心理學當中,始終有一條貫穿著整個思想,那就是〝自由〞。所以我們希望由人際關係中解放、尋求自由。換句話說,所謂的自由,就是「被別人討厭」。想要行使自由,就要付出一些代價。而為了人際關係上的自由所必須付出的代價,就是被別人討厭。


當然我們並不是刻意選擇惹人討厭,而是別害怕被人討厭。認為「別人應該喜歡我」或是「我已經付出這麼多,要是不喜歡我就太奇怪了」等等,其實都是介入別人的課題、尋求回報的想法。我可以努力將馬牽到水邊,可是那匹馬要不要喝水,就不是我的課題了。

  

世界的中心在哪裡


〝課題分離〞,它是人際關係的出發點,而人際關係的終極目標則是建立良好關係,也就是〝社會意識 ( 共同體 )〞。簡單來說,就是把別人當成夥伴,並感覺到「有自己的歸屬」。


首先,我們身為共同體的一分子,歸屬於它。感覺在共同體中有自己的位置。只要覺得「可以安身」,就表示有歸屬感,這是人類的基本需求。只關心自己的人,會認為自己就是世界的中心。對這些人而言,其他人不過是「為我做些什麼的人」,幾乎認定大家都必須為「我」而轉動,應該優先考量「我」的想法。


我們都在追求一種「可以安身」的歸屬感,可是阿德勤心理學認為,所謂的歸屬感並不是待在那裡就能得到,必須主動積極參與共同體才能獲得。向人際關係的任務跨出那一步。不要想著「這個人會給我什麼?」而是「我可以給這個人什麼?」這就是參與共同體。意思就是,付出些什麼,才能得到自己安身的地方嗎?所謂的歸屬感並不是與生俱來的,而是要靠自己的雙手去獲得的。

  

■ 認真活在當下


這本書帶給我們很多的觀點,從〝自我〞到與〝他人連結〞中可能產生的問題、挫折,先提出了〝課題分離〞讓我們遠離不必要的煩腦,其次讓我們認知道〝自己不是世界的中心〞,世界不是圍繞著我們旋轉的,我們沒必要過度反應與追求〝他人的認同〞。


具體來說,就是要對自己的執著切換成對他人的關心,擁有社會意識。其中需要的是「接納自我」、「信任他人」還有「貢獻他人」這三項。

  


接納自我


關鍵不在於你經歷了什麼,而是你如何運用它。沒有必須變得特別積極或加強自我肯定;不是要肯定自我,而是要接納自我。所謂的肯定自我,是明明做不到,卻要暗示自己「我可以」、「我很強」。算是一種欺騙自我的一種生活方式。


舉例來說,對拿到六十分的自己對自己說:「這次只不過運氣太差了,我其實有 100 分的實力」,這就是肯定自我。相對的,坦然接受只拿六十分的自己,並思考:「要怎麼做才能離一百分越來越近?」則是接納自我。


課題的分離也是一樣,就要是分辨「可以改變的」和「不能改變的」。關於我們「經歷了什麼」,是無法改變的,但是「如何運用它」卻可以憑自己的力量去決定。既然如此,就不要聚焦在無法改變的事,只關注可以改變的事。我所謂的接納自我就是這麼一回事。

  

信任他人


信任他人,就是相信他人,但要這這邊的「相信」,分成信用和信任來思考。我們要先分清楚〝信用〞和〝信任〞有什麼不同:

  • 信用 ( credit ):是有附帶條件的。例如,當你想跟銀行錯錢的時候,必須提出一些東西做擔保,而銀行則針對你的擔保品進行評估,決定借你多少錢。
      
  • 信任:相信別人的時候不附加任何條件。所謂的「無條件信任」,不過是為了改善人際關係、邁立橫向關係的「手段」而已。你現在不斷擔心「遭到背叛」 只注意受傷時的痛苦,但是,只要你害怕信任,終將無法和任何人建立深厚的關係。

  

貢獻他人


幸福來自對共同體的貢獻感。


對夥伴採取一些行動或產生某些影響,期待有所貢獻。這就是「貢獻他人」。所謂的「貢獻他人」並不是捨棄「我」去為某人鞠躬盡瘁,說穿了,是為了實際感受「我」的價值才做的。


不是想著別人可以為我做什麼,而是我可以為別人做什麼,並付諸實現。

自我接納、信任他人、貢獻他人這三步其實是一套遞進的邏輯。有了自我接納,每個人承擔自己的後果,你才不怕被別人背叛,你才會有他者信賴。有了他者信賴,把別人當做是夥伴,你才願意做他者貢獻。

  

由這一瞬間開始變得幸福


對人類而言,最大的不幸是不喜歡自己。針對這一點,阿德勒有一個簡單的回答,就是只要認為「我對共同體有幫助」、「我對某人有用處」,可以讓自己實際感受到自己的價值就對了。這裡說的貢獻,即使不是親眼可見的項獻也沒關系。只要擁有一種「我對某人有用處」的主觀感覺,也就是「貢獻度」就可以了。


阿德勒心理學還有一個重要的觀點,就是〝甘於平凡的勇氣〞,為什麼需要變得特別,是因為無法接受平凡的自己吧!正因為這樣,一旦在想變得特別好的過程當中遇到的挫折,就會挑入極端的特別差。拒絕接受平凡的你,恐怕是把〝平凡〞和〝無能〞劃上等號了吧?平凡並不是沒有能力,而是我們沒有必要刻意誇耀自己的優越性。


很多人把人生想像成登山的人,把自己的人生當成是一條線,從出生那一刻開始的這條線,畫出大大小小各種的曲線後,到達頂點,不久便抵達死亡這個終點。依照這個想法,人生有一大半的時間都是在「半路上」。一連串稱為〝現在〞的剎那,我們只能生活在〝當下〞,我們的人生僅僅處於剎那之間。


阿德勒人生並不是一條線,請把它想像成一連串的點,如果我們用放大鏡看看用粉筆畫出來的線條,你會發現那其實是一連串的點,看起來像是線條的人生,是一連串的點,這意味著我們的人生是一連串的剎那。


我們應該更認真而且只活在當下,如果你覺得好像可以看得到過去、也可以預估到未來的話,那就證明你並沒有認真地活在當下,而是在微弱朦朧的燈下。


事實上過去發生了什麼事,和當下一點關係也沒有;而未來會如何也不是當下要考慮的問題,當你認真地活在此時此刻,根本不會想到這些。生活型態說的是〝當下〞是可以依照自己的意願去改變的,人生中看起來像是直線的過去,是因為你一再決定〝不要改變〞,當然就只能是一直線。


不用勉強自己去肯定,我只是讓你知道,不要用直線去衡量自己已經到了哪裡,而是要看看每一個剎那是如何度過的。有目標也沒關係,只要認真活在當下。


另外請你記住當你站在「實現式」的觀點來看時,人生就一直處於「終點的狀態」,人生不管是在 20 歲還是 90 歲面臨結束,他任何時刻都是已經終結了,是幸福的一生。


人生中最大的謊言,就是沒有活在當下,沉溺於過去不斷的展望未來,讓自己所有的人生都映照在微弱的燈光下,還以為自己看見了什麼,只顧著摸索那根本不存在的過去和未來,在自己人生每一個無可取代的剎那,編造了最大的謊言。因為過去和未來都不存在,所以我要告訴你,關鍵的一刻,不在昨天,也不在明日,就在「此時、此刻」。

  

只要我們能享受當下,做到〝課題分離〞,做一個幸福的人,其實很簡單。


系列文章快速連結:

21天挑戰 Day12 《被討厭的勇氣》5:世界的中心在哪裡?

■ 前言:


阿德勒說:〝所有的煩惱都來自於人際關係〞開始,因為有了人際關係就會產生各式各樣的煩腦,導致自卑感、自卑情節和優越情節的產生,而上一篇我們講到〝課題分離〞,它是人際關係的出發點,而人際關係的終極目標則是建立良好關係,也就是〝共同體感覺〞;也是我們這一講主要論述的觀點。

  

■ 世界的中心在哪裡?


阿德勒說,人際關係的終點是:「社會意識」。那什麼是社會意識呢?簡單來說,就是把別人當成夥伴,並感覺到「有自己的歸屬」。而社會的小最單位是「我和你」,只要有兩個人就可以形成社會、產生共同體。要了解社會意識,首先就要以「我和你」為起點,把對自我的執著轉變為對他人的關心。社會意識是我們在思考什麼是「幸福的人際關係」時,最重要的指標。


首先,我們身為共同體的一分子,歸屬於它。感覺在共同體中有自己的位置。只要覺得「可以安身」,就表示有歸屬感,這是人類的基本需求。只關心自己的人,會認為自己就是世界的中心。對這些人而言,其他人不過是「為我做些什麼的人」,幾乎認定大家都必須為「我」而轉動,應該優先考量「我」的想法。


我們之前說到,課題分離,就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課題,你只要為自己的課題負責,而不要干涉別人的課題;那些做不到「課題分離」而被〝認同需求〞束縛的人,其實也是極度以〝自我為中心〞的;他們完全在只乎「別人是怎麼看我」的這種生活方式,其實正是以自我為中心、只關心「我」的生活型態。


而當期望無法滿足的時候,他們會大失所望、感覺受到嚴重侮辱、變得忿忿不平。他們會想「那個人什麼也沒為我做」、「那個人辜負了我的期待」、「那個人不再是我們夥伴,是敵人」等等。抱著「世界以我為中心」這種信念的人,通常用不了多久就會失去「夥伴」。


 我們都在追求一種「可以安身」的歸屬感,可是阿德勤心理學認為,所謂的歸屬感並不是待在那裡就能得到,必須主動積極參與共同體才能獲得。向人際關係的任務跨出那一步。不要想著「這個人會給我什麼?」而是「我可以給這個人什麼?」這就是參與共同體。意思就是,付出些什麼,才能得到自己安身的地方嗎?所謂的歸屬感並不是與生俱來的,而是要靠自己的雙手去獲得的。

在參與共同體的部份,我們可以分為三個步驟:


第一步叫〝自我接納〞。


自我接納就是要接受自己 —— 我有這個缺點、那個缺點我承認,但是我能接受我自己。


首先你不能自我欺騙。比如這次考試考了 60 分,如果你告訴自己這只是因為運氣不好,我實際水平比這高多了,那就是自我欺騙。所謂自我接納,就是接受自己的水平確實不夠,然後下次繼續努力。

  
自我關懷

自我接納我們在心理學上還有另一個名詞,叫〝自我關懷〞;簡單的來說,就是把自己當做一個朋友看待。意思是,如果你的朋友做錯了一些事情,你不會認為他一無是處!反而會安慰他說:「這一次只是你一時的失誤,沒想清楚,下次注意一點就好你,你還是那個很棒的人」。我們會試著用〝同理心〞的角度去關懷朋友、鼓勵他。


然而自己犯錯的時候我們就常常〝責怪自己〞,覺得自己怎麼這麼沒錯,這一點小事都做不好,這時候我們就要跳出自己的視角,想像自己是自己的朋友,你站在朋友的角度,會去怎麼看待這一件事情。


這讓我想到《行為》這本書的時候提到一個小故事片段:


有一次神經科學家去參訪冥想方面特優的僧侶,其中科學家問其中一位僧侶:「你有沒有因為盤腿痛而停止靜坐」。他回答:有時候我停下來的時間比預期早了一點,但不是因為膝蓋痛,也不是我注意到什麼事,而是出於對膝蓋的仁慈之舉」。

  
在這個故事裡,僧人也有一個“觀察的自己”,這個觀察的自己看到了膝蓋的疼痛,但是並不受制於這種情緒。


所以我們得先接受自己,然後才談得上改變自己。

  

第二步叫〝他人連接〞。


阿德勒要求我們一開始無條件地相信別人。;個我們在上一本書《躍遷》有提到一個博弈論的觀點:TFT ( Tit for Tat;以牙還牙 ) 策略。


它的策略就兩條:

  • 第一步,合作;
  • 以後每一步,重複對手的行動 ー 你合作我合作,你背叛我背叛。

  

它告訴我們在長期博弈中,最好的做法是一開始就無條件地合作,如果被坑了下次再懲罰。在阿德勒那個年代還沒有博弈論,但是他的前提是對的。如果你把別人視為夥伴而不是競爭對手,信任就是應該的。這個做法也非常適合現代陌生人社會。在發達地區你可以很容易就能跟陌生人合作,不需要找什麼親戚做擔保人。越是不發達的地區,人們越是缺乏互信,很多事都做不成。


傾聽更大的共同體之聲


然而或許有些人會遇到〝不被他人接納〞的挫折,這時候阿德勒還提出另外一個觀點:「傾聽更大的共同體之聲」。


舉例來說,很多人在共同體中遇到了一些麻煩,如在學校受到了霸淩、交不到朋友…等等,就想逃到比較小的共同體 ——  像是家庭,然後把自己封閉起來,想藉由這樣的方式來獲得歸屬感。在這裡,我希望你留意的是「還有更多其他的共同體」,尤其是「有更大的共同體」存在。


你要知道你除了屬於那個工作單位之外還屬於很多共同體:你屬於家庭、你屬於社會、你屬於國家、你屬於全人類,就算你死了,你還屬於這個宇宙。往大了看,你在這個小集體裡的這點衝突,不過是茶杯裡的風暴而已。當然也不是說就應該迴避問題,但是首先你要想到,別的地方並沒有排斥你。


請記住一個行動原則,就是:當我們在人際關係中遭遇到困難,找不到出口的時候,首先要「傾聽更大的共同體之聲。」

  

第三步叫〝他者貢獻〞。


幸福來自對共同體的貢獻感。


但是做貢獻可不是讓你自我犧牲。在阿德勒看來,自我犧牲是過度適應社會,是沒有必要的。任何一個理智的心理學家都不可能同意讓一個母親犧牲自己的生活去成全孩子—— 孩子的人生是人生,你的人生難道就不是人生了嗎?這不符合人人平等。


不批評也不表揚


自由的人跟人相處, 都是講平等關係。


比如有個小孩, 他的各項技能、智慧、體能各方面都不如你, 那難道你瞧不起這個孩子嗎?當然不行。人和人在某個方面可以有差距, 但是人和人都應該是獨立平等的關係。他有困難你可以幫助他, 但是你不能居高臨下地去支配他, 更不能壓迫他。


老闆可以給你安排任務,你應該聽他的指揮, 但這是工作上的合作關係。是你也認同這個工作應該這麼幹, 你才去幹 ーー 而不是因為你懼怕老闆才去幹。
在阿德勒的思想中, 如果你是個真正信奉自由、相信人人平等的人, 那你對其他人的行為既不應該批評,也不應該表揚!因為不管是批評還是表揚,都是不平等,都是想操縱別人。


比如說有一天吃完晚飯, 你家小孩主動收拾了碗筷, 你就表揚他, 說做得好!真是個好孩子!我要給你獎勵! ーー 請問, 這跟動物園馴獸師訓練動物有什麼區別?你這是一種居高臨下的態度, 你是想通過表揚去操縱孩子的行為, 你是驅使孩子, 你是把孩子當工具。試想, 如果是你丈夫做了這件事, 你會用這種方法跟他說話嗎?


當你表揚別人的時候, 就已經默認了上下級的關係, 就是不平等。別人做對了你可以表示感謝,別人做得不對你可以幫助他, 但是你不能操縱他。


橫向為基礎的鼓勵,最重要的是,不「評價」他人。評價他人都來自於縱向的關係。如果構築在橫向關係,所說的應該是更坦城的感謝、敬意或喜稅。人在聽到感謝話的時候,就明白自己對他人是有貢獻的。人,只有在覺得自己有價值的時候,才會有勇氣。當一個人覺得我對共同體是有益的時候,就能感受到自己的價值。
幸福就是你出於對社會的關心,作為共同體的一員,積極參與其中,找到歸屬感。幸福來自貢獻。

  

自我接納、與他人連接、他者貢獻這三步其實是一套遞進的邏輯。有了自我接納,每個人承擔自己的後果,你才不怕被別人背叛,你才會有他者信賴。有了他者信賴,把別人當做是夥伴,你才願意做他者貢獻。


做一個幸福的人,其實很簡單。

  


系列文章快速連結:

21天挑戰 DAY11 《被討厭的勇氣》4:割捨別人的課題

■ 前言:


很多人都很在意別人的看法,一直在思考:「不知道那個人對我的感覺怎麼樣」;那是因為他們認為〝人際關係的王牌〞綁在別人手上,所以才會如此在意,而去選擇〝滿足他人期望〞的生活方式。然而為了他人而改變自己,變得卻只有〝我自己〞而已,我不知道對方會因此如何,我也不能夠插手干預。當然,隨著我的改變,對方也會有些變化,但不是我的轉變而改變他,大多數的情況下是不得不變吧。


所以我們要學會〝被討厭的勇氣〞,大膽的做到課題分離、追求想要的自我,不去強行干涉他人的人生;人和人之間要有一個界限感,每個人為自己負責,人生就能簡單化。

  

■ 割捨別人的課題


在上一講中,阿德勒要我們否定向他人尋認同這件事。不要為了滿足「那個人」的期望而活,我們沒有必須去滿足別人的期望。倘若你不為自己的人生而活,究竟誰要為你的人生而活。老是尋別人的認同,在意他人的評價,到最後你過的就是別人的人生。


而我們這一講進入到另一個主題,這也是阿德勒心理學的一個重大論斷:〝課題分離〞,代社會人與人交往的首要準則。


所謂課題分離,就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課題,你只要為自己的課題負責,而不要干涉別人的課題。一切人際關係的矛盾都起源於對別人課題的妄加干涉,或者別人干涉了你的課題。


舉個例子。家長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學習好,你給孩子提供一個優良的學習環境,提醒他好好學習,告訴他為什麼學習很重要,這都沒問題。但是,如果你非要逼著他學習,強迫他做這做那,那就不對了。


學習,是孩子的課題,不是你的課題。你的課題是給他提供幫助。如果你強行干涉孩子的學習,乃至於讓他為你而學,他就可能會欺騙你,甚至報復你。我們聽到很多很多青少年自殘、做各種出格的事情,其實根本目的就是為了報復家長。


那你說難道我應該眼睜睜地看著孩子不好好學習嗎?課題分離並不是說要放任孩子不管,你可以幫助他。作者愛打的一個比方是你可以把一匹馬牽到水邊,但是最終喝不喝水,那是它自己的決定,不能強迫它喝水。歸根結底,如果孩子就是不想學習……你只能接受。真正能改變自己的只有自己,你逼他不但沒用,而且有害。


我們中國人在於〝親子〞這一件事情上,要做到〝課題分離〞是相當不容易的,因為父母往往認為「孩子就是自己的一切」,把孩子的課題都當成自己的,全部攬在身上。無時無刻不想著孩子的結果,當他回過神來,人生中的「自我」已經消失不見。


別人不是為了滿足你的期望而活,就算是自己的孩子也是一樣。越是關係親近的家人,越需要刻意將課題切割開來。所謂的「相信」,其實也是一種課題分離的行為。相信別人,這是你的課題;


現在流行一句話叫〝我愛你,與你無關〞,我看這就是課題分離。愛誰、信任誰、幫助誰,那是你的課題,至於說這個人會不會愛你、會不會辜負你的信任、會不會對得起你的幫助,那是他的課題。


同樣道理,我們完全可以說〝我好好工作,與老闆無關〞。很多人抱怨主管和老闆,說用人不公賞罰不明等等,但是你既然選擇了這份工作,那把工作做好就是你的課題 —— 至於說老闆對你如何,那是他的課題。


這也是為什麼現代人提供幫助的時候完全不應該指望回報。如果幫助一個人是為了讓他報答,那你從一開始就是錯的—— 你是想要控制別人,你是在干涉別人的生活!這樣的幫助誰敢接受?這不是陰謀詭計是什麼?


越是現代社會,越容易接受課題分離。我們看現在在大城市生活的年輕人過年回家最不愛聽親戚嘮叨。長輩們已經習慣了對他人生活的橫加干涉,一見面問長問短……可是年輕人已經習慣了課題分離。


另外,介入別人的課題才是以自我為中心,如:父母強迫孩子用功讀書、連出入和結婚對象都要插嘴,沒什麼比這個還自我了。介入,是剝奪孩子的課題;這種介入一再重複的結果,就是孩子什麼也沒學會,並失去了面對人生任務的勇氣。沒學會面對困難的孩子,將會閃躲掉所有一切的困難。

  

  

■ 一舉解決人際關係的煩腦


回到上一講我們最後留下的問題:〝所有的煩惱都來自於人際關係〞,那麼這一講的〝課題〞,將能解決〝人際關係煩腦〞部份的問題。


關於自己的人生,你所能做的只有「選擇一條自認為最好的路」。另一方面,別人要對你的選擇做出什麼樣的評論,這是別人的課題,你是無法干預的。


所謂的「分離」就是這麼一回事。正因為你在意別人的眼光和對你的評價,所以才會不斷尋求他人的認同。那麼你為什麼會在意別人的眼光呢?答案很簡單:因為你還做不到課題的分離,才會把原本應該屬於他人的課題當成自己的課題了。

  

如何做到課題分離


那我們如何做到課題分離?首先,想想看:「這是誰的課題?」然後將課題分離。冷靜地劃清界線,到哪裡是自己的課題、從哪裡開始是別人的課題。接下來,不要介入別人的課題,也不要讓任何人介入你的。


我們還必須有一個觀念,課題分離並不是人際關係的終極目標,不如說它其實是個入口。比如,把書拿的太近就看不清楚,人際關係也是如此,需要一點「距離」。當彼此太近、太密切的時候,反而如此正面對談。雖然這麼說,太遠也不行,當父母老是斥責孩子的時候,兩顆心就會漸行漸遠。


或許有些人會講,對方為我們付出這麼多,我們怎麼無視他們對我們的好意;但是作者提出,「會踐踏別人的好意」的想法,也是一種受「回報」束縳的想法;無論對方採取了什麼行動,決定該做什麼的還是自己。我們既不能要求回報,也不能受它束縛。

  

  

真正的自由是什麼?


阿德勒心理學認為「一切煩腦都來自於人際關係。」另一方面,在阿德勒心理學當中,始終有一條貫穿著整個思想,那就是〝自由〞。所以我們希望由人際關係中解放、尋求自由。換句話說,所謂的自由,就是「被別人討厭」。想要行使自由,就要付出一些代價。而為了人際關係上的自由所必須付出的代價,就是被別人討厭。


你應該不希望有任何人討厭你吧?可是,這時候有一個很大的矛盾在等著你。因為一心希望不被討厭,而同時像多人宣誓效忠,連辦不到的事情也會答應「辦到」,無法擔負的責任也會攬在身上。為滿足他人的期待而活,還有將自己的人生託付給他人的做法,是對自己,也對身邊的人不誠實的生活方式。


如果你無法不在意他人的評價、無法不害怕被人討厭,也不想付出可能得不到認同的代價,就無法貫徹自己的生活方式;也就是,得不到自己。

當然我們並不是刻意選擇惹人討厭,而是別害怕被人討厭。認為「別人應該喜歡我」或是「我已經付出這麼多,要是不喜歡我就太奇怪了」等等,其實都是介入別人的課題、尋求回報的想法。我可以努力將馬牽到水邊,可是那匹馬要不要喝水,就不是我的課題了。


在變得幸福的勇氣中,也包含了「被討厭的勇氣」。當你獲得這種勇氣的同時,人際關係應該也會頓時變得輕鬆了吧。

  


系列文章快速連結:

21天挑戰 DAY10 《被討厭的勇氣》3:所有的煩惱都來自於人際關係

■ 前言:


今天這一篇的主題是在講〝人際關係〞的部份,主要是在討論內心層面應該怎麼看待與他人的部份,裡面有很多部份在我一開始看的時候,跟我的初始觀念是〝衝突〞的,但是藉由書中一步一步的推導,對阿德勒的觀點有了進一步的認識,雖然不到理解,但盡力以我能理解的方式,想辦法整理歸納出來。

  

■ 一切煩惱的根源人際關係


在上一講中,我們講到了〝目的論〞,阿德勒認為,應該追究的不是過去的原因,而是〝現在的目的〞。你之所以只看得到自己的缺點,是因為你下定了決心不要喜歡自己,為了達成不喜歡自己的目的,才會不看自己的優點,只注意缺點。只有先接受現在的自己,不論結果如何都讓他擁有前進的勇氣,在阿德勒心理學中稱這種引導方式為鼓勵。


這一講當中,我們來講講〝人際關係〞。我們在現今的社會當中,不可能不與他人來往,只要有相互來往就會存在著期待和傷害;然而我們要在人際關係中不受傷害,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一旦踏出與人建立關係的那一步,就難免會受大大小小的傷,同時也會傷害某些人。


我們會感到孤單寂寞,並不是因為只有一個人的緣故,當你實在感覺到那些原本圍繞在你身邊的社會,團體還有其他人,竟然將你排除在外時那才是真正的孤獨,我們就算要感受孤獨,也需要其他人的存在,換句話說,人,只有置身於社會的脈絡中才能稱為個人。


我們再來看看德勒的觀點,在阿德勒的理論當中,只要與人來往就會有煩腦,那你可能會說,那我如果不在意他人的眼光,開心自由的做自己不就好了嗎?當然可以,但我們是先來看看什麼是自由,我們一般是被什麼給驅使的。


在以前的時代中,所有謂的主僕制度、皇帝制度,有時候會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而被迫接受指使,做一些自己不願意做的事情;然而現代人幾乎不會受到什麼么生命威脅,一般人通常也不太會為了錢去迫做一些不要想做、討厭的事;而現在最能夠直接驅使我們的,是別人的〝認可〞。


但是你如果處處為了別人的認可而活, 你就處處受到驅使, 你就是不自由的, 你就會很難受。

  

自卑感與自卑情節


阿德勒認為, 人的一切煩惱根源就是人際關係。為什麼煩惱?因為你總想獲得別人的認可。我們之前講過,世俗的成功不就是社會的認可嗎?我們需要社會的認可。我理解你應該這麼想: 你可以把〝認可〞當做一個副產品, 你做得好別人自然會認可 ーー 但是你不應該直接追求認可, 不應該被認可牽著走。


在《被討厭的勇氣》這本書裡舉了個例子。一個人的個子比較矮,他非常在意這一點, 總擔心別人嘲笑他, 很煩惱。後來有個朋友跟他說,其實個子矮也是一個優勢啊, 你和別人交流,別人沒有那麼大的威脅感, 你有一種天然的親和力啊!
這個人一想也對啊。其實根本就沒有誰整天嘲笑他,最在意長相的是你自己。最在認可不認可的, 也是你自己。


被認可驅使的人幹什麼都愛跟人比較。


如果覺得自己比不上別人,就會產生上自卑。阿德勒也承認,人人都有自卑感,自卑感本身不是什麼壞事,人到底為什麼會有自卑感 ?

  • 首先,人是在無能為力的狀態下來到這個世界上了 ,為了擺脫這種無力的狀態,我有一些普遍的需求和慾望,阿德勒稱之為追求卓越,和他相對應的概念,就是自卑感,任何人都是在追求卓越,也就是想奮發向上,預訂某些理想和目標後,就向前邁進,但是當理想無法達成時就會對自己產生一種的低劣無能的感覺。
  • 無論是追求卓越還是自感,都不是疾病,而是一種努力與成長來說健康和正常的刺激。只要用對了,即時是自卑感,還是可以成為努力與成長的催化劑。

本來如果你是跟〝理想的自己〞比,對現在的自己感到不滿意,要努力人奮鬥, 那是非常健康的心態。但是跟別人比, 不但不健康, 而且還可能把自卑變成〝自卑情結〞。自卑情節是指開始把自卑感當成某種藉口的使用的狀態。例如:因為我的學歷低,所以無法成功。跟自卑感不一樣。害怕跨出那一步,而且不想付出實際的努力。想想為了改變而犧牲目前所擁有的享受與快樂;也就是缺乏改變生活型態的「勇氣」。


我們舉一個例子,比如說有個人口吃, 他覺得我要是不口吃, 一定是個特別受歡迎的人。你安慰他說,其實口吃沒什麼, 大家都不介意,而且你還可以訓練……他的回答是你無法理解口吃者的內心! 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嗎?! 這就是自卑情結。他已經把自卑感當做了藉口, 甚至是控制別人的武器。

  

優越情結


自卑情即還會發展成另外一種特殊的心理狀態,那就是「優越情結」, 就是到處跟人炫耀優越感。表現的好像自己很優秀,沉浸在虛偽的優越感之中;就如土豪戴戒指,就必須得戴十個, 那簡直是強烈的自卑感導致強烈的自尊。


這種藉由權威的力量來膨脹自我的人,終究還是活在別人的價值觀裡,過著別人的人生。舉例來說,想炫耀自己的功勞、執著於過去的光環、老是在說當年勇…等等。如果有人自吹自擂,不過是因為感到自卑罷了。


被他人認可驅使的人, 一天到晚跟人比,他們心目中的人際關係是縱向的: 人和人的地位按照高低排序。他總想證明自己的地位比別人高, 哪怕他已經到了頂端, 也要擔心別人把他比下來。這樣的人一點都不自由, 簡直可以說就是個人奴隸。

  

■ 自由和平等的橫向關係


剛剛我們所講的都是人與人相處之間,相互比較、爭取認同所產生個人〝內心狀態〞上的改變,但這個改變如果愈演愈烈,就會逐步昇華成〝鬥爭〞。

  

權利鬥爭


人際關係軸上一旦有了「競爭」,就無法從人際關係的煩腦中脫身,無法逃離不幸。不僅僅是競爭對手,在不知不覺中,其他所有的一切,甚至是全世界,都會被你視為「敵人」。也就是說,你會覺得人們老是瞧不起你,打算一有機會就攻擊,陷害你,是不能掉以輕心的敵人,而且全世界都是可怕的,競爭的可怕就在這裡。就算你不是輸家。因為你不想成為輸家,就必須不斷的贏下去,也沒辦法相信別人。


想要贏得勝利,想藉著勝利來證明自己的能力。假設你在爭論中壓制了對方,對方也爽快了認輸,可是權力鬥爭不會在這裡就結束,會進入下一個階段,也就是「復仇的階段」。對方會計畫在其他場合、以不同方式進行報復。如:孩子對父母的報復就是逃學逃課、傷害自己…等等。而且人際關係一旦進入了復仇階段後,當事人雙想要解決這個問題,幾乎已經是不可能了;為了不變得那樣,當對方挑起權力鬥爭時,絕對不要隨之起舞。


我們必須要清楚知道一個道理:〝認錯不等於「承認失敗」。〞


當被遭受到人格上的攻擊時,如果出現「忍耐」這個想法時,證明你其實已經被捲入了權力鬥爭。當對方開始挑釁,而你也察覺到那是權力鬥爭時,就要盡快從中脫身,不要回應別人的行動。我們能做的只有這樣。你要明白,憤怒不過是一種溝通的方式,而事實上,不利用憤怒來溝通是有可能的。我們不必藉由怒氣,也可以進行意見交流,甚至讓對方接受我們。


不要用憤怒來轉移你的目光。現在我們應該要討論的,不是善惡,不是道德問題,而是「勇氣」的問題;不再擔心別人的認可, 這也就是〝被討厭的勇氣〞,當然也不是說要故意讓人討厭。阿德勤的心理學是「使用的心理學」,關鍵不在於你經歷了什麼,而是你如何運用它,決定權在你自己。

  

建立橫向關係


在進入下一個主題之前,我們再來簡單回顧一下。


從與人相處以來就會想要取得別人的「認可」,進而產生「比較」,有了比較就有了「自卑感」和「自卑情節」,自卑情節有時候會產生另類的發展變成「優越情結」, 就是到處跟人炫耀優越感。


然而再進一步,為了增加優越感、取得社會的認可,就想想要爭藉由「競爭」來取得勝利,藉著勝利來證明自己的能力,結果越演越烈變成了「權利鬥爭」。


那麼我們會想,人與人之間,難道只能往負面發展嗎?從上述的情形我們會發現,因為我們想要都是〝縱向發展〞,也就要我想要地位比你高,我想要過的比你好,我想要表現的比你優秀,導致於我們為了〝追求社會的認同〞,而變得〝不自由〞。


所以要想在人際關係中獲得上自由, 你需要建立橫向的關係


所謂的「追求卓越」,並不是與他人的競賽,不和任何人競爭,只要向前跨步就行。健全的自卑感並不是和他人比較而產生的,而是「理想中的自己」比較後的結果。我們大家雖然不同,但都是平等的。我們正在走的是一個沒有縱軸的平面空間,我們這樣走,並不是為了和誰競爭,比現在更往前一步,才是它的價值所在。

我們必須和別人建立橫向的關係,也就是人人平等。再進一步,你要把別人看作夥伴,而不是競爭對手。其實絕大多數人和你並沒有競爭關係,沒人一天到晚盯着你較勁。現代陌生人社會中平等合作的關係其實是最簡單的。

  
或許這一篇論述的重點著於〝所有的煩惱都來自於人際關係〞,但作者也在後述中會到提〝一切的幸福感也來自於人際關係〞,這一點,我們將會在後述的章節部份再作論述。

  

備註:

此篇當中的〝競爭〞在這一點額外作一點說明。

一般我們認為〝競爭〞,指的是賽場上的競爭,這種競爭是好的,它能發揮我們激發潛能,最大限度的取得進步。而阿德勤反對的是〝人際關係〞中的競爭。如果你一天到晚把他人視為敵人,這顯然是不自由的,日子根本沒辦法過。

這個區別在於你是在跟〝這個人的技藝〞比,還是在跟〝這個人〞比。比技藝,人的價值就無所謂高低 ーー  技藝有高低,人和人仍然平等。

你要知道這一場輸了你只是技不如人,並不是說你這個人的價值受到威脅;正如你知道服務人員對你微笑是作為消費者的你微笑,不是說對你這個人有意思。

  


系列文章快速連結:

21天挑戰 DAY9 《被討厭的勇氣》2:否定心理創傷

■ 前言:

這一本書基本上都是通過〝對談〞的方式來進行,透過生活上的例子,閱讀上還是算是好閱讀的,尤其是愈是與自己生活上的經驗有重疊的話,就愈能體悟作者想要表達的觀點。


對我而言,心理學上的述敘真的是不好抒發,雖然可以很主觀的敘事,但同一個心理學理論不見得適合套用在每一個人的身上,所以比較好的方式是從生活中的實例,來反推出原因,並再提出自己的觀點和作法,似乎是比較好的做法。

  

■ 否定心理創傷:目的論


在我以前上課心理學的課程當中,那時候〝弗洛伊德〞心理學派非常著名 ( 現在幾乎已經被主流棄用 ),弗洛伊德主張〝過去發生的一切〞造就現在一切的你,是完全〝過去 → 現在〞的因果關係;但阿德勒認為,你的生活模式,完全是你自己選擇的結果。與其他人、與以前發生過什麼,都無關。這是阿德勒和弗洛伊德最根本的區別。

  

差異:決定論與目的論

我們來舉個例子,比如說有一個人從小就受到父母的虐待,他長大之後,造就他的性格就很扭曲,因為從小就在暴力的家庭長大,所以就以傷害別人為樂,結果走向了犯罪的道路。


弗洛伊德會說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為是這個人擁有〝不幸的童年〞造成現在的這個人。弗洛伊德這個說法,叫做〝決定論〞。

那我們來仔細想想看,弗洛伊德就幾乎是告訴我們說,我們人其實是不能左右自己的命運的,你的命運取決於你小時候的成長過程;如果你童年不幸,也許你就應該犯罪,一切都是你媽媽的錯。

然而阿德勒不承認這個說法。阿德勒認為這個人之所以性格扭曲,是因為他出於〝某種目的〞,主動〝選擇了〞這個扭曲的性格;而不幸的童年只是他的藉口。阿德勒這個說法,叫〝目的論〞。


阿德勒心理學認為,應該追究的不是過去的原因,而是現在的目的。

  

  

什麼是目的論?


為了更加理解什麼是目的論,我們再來舉幾個例子。


比如說有一個女孩,她一和陌生人說話就緊張、臉紅,沒辦法與人自在的交談,她跟別人說,自己有社交了恐懼症,所以她始終不敢向心儀的男生表白,她的內心非常痛苦,所以來找阿德勒做心理諮詢。


阿德勒告訴她,愛臉紅的毛病是她〝自己的選擇〞。

或許我們會覺得訝異和牽強,覺得這個〝生理〞上的因素,怎麼又會是〝自己的選擇呢?〞我們來看看阿德勒怎麼說。

因為對這個女孩來說,在她的內心選擇上,〝被別人拒絕,是比臉紅更可怕的事情!〞,因為她害怕表白被拒絕,又不願意承認自己不敢表白,所以才上發明了臉紅的毛病;因為有了這個〝充份的理由〞,她就可以說服自己,〝我要不是有社交恐懼症融會去表日,就會得到愛情。〞


這個社交恐懼症不是假裝的,事實上女孩一說話真的臉紅 —— 但是,這仍然是她自己的選擇。


阿德勒並不否認人有情感,但是他認為人不會真的被自己的什麼情感給控制了。人總是〝戰略性地選擇某個情感〞,來達到別的目的。

  

戰略性地選擇某個情感?


或許我們仍然覺得有一點遷強,我們是情感的動物,怎麼可能隨時理性的去控制自己的情感,而且還能自由的去選擇某個情感呢?


我們接下來再來看看另一個例子。

比如說,你去一間餐廳吃飯,服務人員不小心失手了,把菜湯灑在了你褲子上;你當下非常的生氣,大發雷霆,去指責服務員。事後你可能還挺後悔,說哎呀我當時好像有點沒風度。但是阿德勒會說,發怒是你主動選擇的。


為什麼要選擇上發怒呢? 因為你想通過發怒,去控制那個服務人員。

那你說不可能!當時時間那麼短,我怎麼可能想這些!作者是這麼解釋的 —— 
比如說,現在有個媽媽正在怒氣沖沖地罵她的女兒。這時候來了個電話,媽媽一看是女兒的小學老師,馬上融和顏悅色地和老師說話。五分鐘後放下電話,媽媽又接著對女兒上發火。這個場景,你不陌生吧?


那好。如果怒氣是不可遏制的,那媽媽變臉為什麼那麼快? 她並非是遏制不了外氣;她是把發怒當做控制別人的手段。因為發怒是最簡單讓別人瞬間聽妳說話的情緒,它好用,所以你不自覺的就會使用這個情緒來控制別人。


仔細想想,似乎我們每個人都有這麼過的經驗時刻,當朋友或家人聽不進去你說的話,這時候發怒就是我們最好的選擇;又比如你開車在路上發生一些糾紛的時候,這時候對方走下車門想要過來與你理論,你想要先發制人,控制這個場面,當下發怒就是最好的選擇,如果對方畏懼了,你就控制了〝他〞。


再比如說,有的人說從小性格孤僻,害怕外面的世界,所以不敢出門只能待在家裡,這是他的性格悲劇嗎? 不是。他也知道孤僻的性格不好,但是這個性格對他有利 —— 有了這個性格,他就有了不出門的理由,他就可以一直得到父母的照顧。

  

  

弱者很擅於把過去的不幸和性格的缺陷當做武器使用。他會抱怨這些不幸和缺陷,但是他〝需要〞不幸和缺陷。他拒絕改變。


那你說,拋棄那些上不了檯面的目的,主動改變自己的性格,做個陽光正面的強人不是更好嗎? 是。但是改變生活方式是有風險的。他已經習慣了自己的人設,別人怎麼對他,他有充分的預期。他沒有和勇氣改變。


我們見過險惡環境中長大而性情優雅的強人,也見過家庭條件優越而性格猥瑣的弱者。這個世界給了你什麼,那是你決定不了的。但是怎麼看待、怎麼利用手裡的東西,那是你可以決定的。咱們不要學弗洛伊德,不能一有什麼問題都是你媽媽的錯。心理分析師讓你大哭一場又有啥用呢?咱們得學阿德勒,你可以改變自己。
而改變需要勇氣。岸見一郎說,阿德勒心理學是關於勇氣的心理學。

  

■ 小結:目的論才能改變自我,迎向更美好的人生


弗洛伊德告訴我們,因為我們擁有〝不幸的童年〞,才會造就現在的自己;這個說法叫做叫做〝決定論〞。


而阿德勒心理學認為,應該追究的不是過去的原因而是現在的目的。阿德勒認為這個人之所以性格扭曲,是因為他出於〝某種目的〞,主動〝選擇了〞這個扭曲的性格;而不幸的童年只是他的藉口。阿德勒這個說法,叫〝目的論〞。


我們不要讓過去的經驗來決定自我,而是應該由我們來賦予經驗的意義來決定。不論過去經歷過什麼事,你賦予它的意義,就決定你的現在,也就是說,問題不在經歷過什麼事,而是如何解釋它;重要的是不是你經歷了什麼,而是你如何運用它。

如果我們一直停留在〝決定論〞的觀念上,就會受到過去束縛。因為我們無法搭時光機回到過去,時鐘的指針也不會倒轉,過去的事永遠都不能改變,一直停在這樣的思想當中,未來永遠也得不到幸福;只有現在才能改變,只有接納過去,關注現在,才有可能改變未來。

而改變的第一步,就是要先知道這個答案不是由誰來告訴你,應該自己去找才對,從別人那裡得到的答案,一點價值也沒有。

如果生活型態不是天生的,而是自己選的,應該就有〝重新選擇〞的可能性,無論何時何地,人都是可以改變的,你之所以無法改變,是因為自己下定決心不要改變;之所以無法改變,是因為內心深處告訴自己,現在的生活型態即時有一點不方便或不順心,但相對來說,維持現狀還是比較容易控制,比較輕鬆吧!也就是說,大家儘管有種種的不滿,但保持,現在的我,「還是比較輕鬆又安心的」。

阿德勒心理學就是勇氣的心理學,你之所以不幸,並不是過去和環境造成的,更不是因為能力不足,只是勇氣不夠而已,換句話說,就是缺乏變得幸福的勇氣。無論之前你的人生發生過什麼事,那對你將來要怎麼過日子一點影響也沒有,決定你人生的是活在當下的自己。

  


系列文章快速連結:

21天挑戰 DAY8《被討厭的勇氣》1:簡介與大綱

■ 前言:


《21 天挑戰》也過了一個星期,也順利了完成了挑戰賽的第一本書《躍遷》,對〝自我成長〞方面的文章我比較能得心應手,因為這類的主要是〝知識〞和〝方法〞上的創新,它主要的思路是讓我們〝提升認知〞、〝改變觀點〞到〝做出行動〞,但是有一類的書籍我都不太敢總結和分享,因為我覺得這類的書籍要分享出來,有兩個需要克服的挑戰:〝共鳴〞和〝主觀〞;而這一類的書類就是〝心理層面〞的書籍。


但是既然都挑戰了《21天挑戰賽》了,就再挑戰一下自我吧,我真的不太擅長寫心理層面的文章,不管怎樣,專注在當下寫作的感覺就足夠了。

  

■ 簡介:被討厭的勇氣

這次選這一本書,它是一本 2014 年的著作了,它是日本哲學家岸見一郎和作家古賀史健的著作。這本書也非常的有名,身邊的朋友的時不時跟我推薦,它就是《被討厭的勇氣》,正是因為這一本書的熱銷,帶動了坊間許多「阿德勒」的相關思想書籍,如:《接受不完美的勇氣》、《阿德勒談人性》、《阿德勒教你面對人生困境》、《跟阿德勒學正向教養》……等等;就知道這本書的影響力有多大,所以決定來拜讀一下這一本巨作。

一開始在讀這一本書的時候,我有一點不太適應,因為它整本書都是用〝對話〞的方式來敘述,書中採用一個青年和一個哲人之間的對話展現思想,這是一個輕鬆的寫法,也很快就把我們帶進去了情節裡面。


在讀這本書的時候也覺得蠻有感受的,很多觀念對我們來說都非常的有幫助,我覺得這本書除了是是心理學上的著作,可能作者之一是哲學家,所以這本書也可以說是一本生活哲學書,提供了啟發性的人生態度和平易近人的行動指南。


這一本書主要有五個章節,每一個章節在我讀的時候,都有一種顛覆之前想法的感受,尤其書中又採用故事的方式來帶動情節的發展;從一開始的謎團式的觀點,透過故事情節慢展開,就會有一種逐漸撥雲見日的感受,十分精彩。所以所以這一本書我仍然用〝章節〞的方式來區分主題,來進行逐一探討。

  

  

人生的追求


在進入這一本書之前,我們先來思考一個主題,為什麼我們人生有時充滿的不快樂和不幸福感,所謂「世間本無事,庸人自擾之」,似乎常常是我們自己所造成的,人類擁有無止境的慾望,有旦擁有了,就又想要更多;看到別人擁有了,自己也想要擁有;在領域內看到厲害的技能,也希望自己能夠有一樣的水準…等等。


追求本身能帶給我們快樂和幸福,但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心想事成,所以在追求的本身能帶給我們快樂、亦可以讓我們產生痛苦,很多時候我們的不快樂和自卑感,都來自於自身的追求;那我們先來看看人生在追求什麼。

  

第一,人都想要進步。


你原本住著一間茅草房,一切平凡的生活著,有一日你到了城市當中看到了磚頭屋、大廈甚至是別野,自然就更想要住更好的房子。聽過高水平的小提琴演奏,你自己拉小提琴感覺拉的不好,自然就希望自己也能有高手那樣的演奏水平。你現在錢少,自然就想擁有更多的錢。追求進步是人的本能。
想要通過有努力讓自己進步,這是完全健康的傾向,完全沒問題。
但是,如果你不但想進步,而且還專門和別人比,面對高手產生自慚形穢、乃至於自卑的情緒,甚至希望最好別人都不如我,那就是不健康的心態。

  

第二,人都追求幸福。

這一點大家應該都沒有異議。但是接下來,什麼叫幸福呢?阿德勒有一個斷言,說幸福和不幸福的關鍵點,都在於人際關系。在這邊的人際關係不是誰和誰關係好,而是指你和整個社會、和其他人的關係。良好的人際關係會讓你感到幸福,而一切煩惱的根源也是人際關系。


在職場上你會過得開不開心,大部份的原因也都來自於人際關係,甚至是我們認定世俗的成功,也是由社會決定的,是〝我們〞決定你的成功。要這麼說的話,幸福是真的取決於人際關係 —— 特別是,世俗的成功是來目於別人對你的〝認可〞。
可是世俗成功是我們唯一應該追求的關係嗎?成功者畢竟是少數,難道不成功就不幸福嗎?阿德勒認為幸福的確取決於關係,但〝好關係〞,可不等於別人對你的認可。

  

第三,人都追求自由。

如果你認為自由 = 財務自由,你是個弱者。強者和弱者的差別並不在於什麼具體的技能,也不是性格上的〝強勢〞,而是氣度和勇氣。
進步、幸福、自由,人人都想要。


弱者的路線,是先實現進步,才能換來幸福,對自由沒有特別的要求 —— 也許自由只是幸福感之一,是進步的結果。

阿德勒學說則是一條強人的路線。這條路線要求先要有自由。自由前提下的幸福才是真正的幸福。當你知道什麼是幸福的時候,你就知道人應該怎麼處理進步的問題。

  

好,當我們有一些基礎上的認知和帶著你一些自己的疑問;在開始之前,我們可以先思考一些事情:

  1. 你有時候為什麼會討厭自己?
  2. 總有人在背後評價你,你會怎麼對待?

接下來我們就進入到主題來一一探討吧。

  


系列文章快速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