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確》#2 負面型直覺偏誤

 

負面型直覺

 

我們傾向於留意壞事多過好事。

這包含三種情況:

  • 對過往的錯誤記憶;
  • 新聞媒體與社運人士的選擇性報導;
  • 以及擔心把壞事說是在好轉會顯得冷血。

 

過往錯誤記憶

 

數世紀以來,人很愛美化自己的年少年代,嘆著今不如昔。呃,但其實多數事物往往是昔不如今,只是人非常容易忘掉事物「當年」到底是什麼模樣。

撇開個人的記憶偏誤,我們也因故刻意不跟自己與孩子提及古代的悲慘與殘酷。

 

選擇性報導

 

儘管大趨勢是世界在變好,但社運人士與遊說團體很懂得怎麼把一點風吹草動渲染成世界末日,靠危言聳聽讓我們害怕。

比方說,美國的犯罪率從1990年到現在呈現下降。1990年,通報案件數達1450萬件。到了2016年,案件數不到950萬件。幾乎年年會有可怕嚇人的事情發生,但每當發生了,媒體就報導得繪聲繪影,結果多數人往往認為犯罪率節節升高。

難怪我們誤以為世界正在變糟。新聞一再報導壞事。雪上加霜的是,我們不太記得以前的情況,對過往抱持美好印象。

在這種悲觀的錯覺下,有些人感到憂心,有些人感到絕望,卻如同自尋煩惱。

 

憑感覺而非思考

 

一般人說著世界正變壞時,心裡到底在想什麼?我猜他們沒有在想,而是在憑感覺。

當一般人誤以為世界沒在進步,很容易認為目前的努力只是徒勞,連對確實有效的措施都失去信心。我遇過很多這種人,他們對人類不抱一絲希望,不然就是變得激進,支持不智的激烈手段,但其實現有方法已經讓世界大為改善。

以女孩上學為例,然而從1970年代開始,全球出現長足進展。如今各宗教、各文化與各洲的父母幾乎都有錢讓所有小孩上學,兒子能上學,女兒也能上學。女孩就學率幾乎跟男孩不相上下:90%的小學學齡女孩有上學。男孩的就學率則是92%,相差無幾。

在我看來,慶祝現有的成功是一回事,繼續目前的奮戰是一回事,兩者並不衝突。

 

 

如何扭轉負面型直覺偏誤?

 

既是糟糕也在變好

 

「正在變好」這說法是否代表一切都好,我們該鬆一口氣,別再擔憂?當然不是。難道我們只能從「糟糕」與「變好」之間擇一來講嗎?當然不是。事實上兩者都成立,既是糟糕,也在變好。變好,仍糟,同時成立。

 

預期壞消息會被渲染

 

另一個有助降低負面型直覺影響的方法是,時常預期壞消息會被大肆報導。

要記得新聞媒體與社運團體得靠誇大來吸引注意。要記得負面消息比中性或正面消息更引人矚目。要記得無論目前多有長足進步,要抓住一個小地方誇張渲染與危言聳聽實在很容易。要記得我們身在一個透明公開且資訊暢通的世界,災害消息比過往更容易流出。

切記,正面的改變可能更多,只是你看不到,所以你得去找出來才行(如果你檢視統計數據,各種正面改變可謂俯拾皆是)。

 

別美化過去

 

當我們沉浸在美化了的過去,我們與孩子會看不清事實。有些證據指出過往的不堪,儘管可怕嚇人,卻是良藥苦口,我們能從而珍惜現有的成果,相信未來世代能如過往世代一樣跨過障礙,解決世上的難題,繼續朝和平與繁榮邁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