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9 月 25th, 2022

在《像火箭科學家一樣思考》的章節當中,提到「如何重新定義問題」?

我們要尋找更好的問題,而不是更好的答案。

在解決問題的過程中,我們本能地想找出答案。我們非但沒有謹慎假設,反而大膽做結論;我們不承認問題有諸多成因,反而堅持第一個映入腦海的原因。

當我們急於找出解決方案時,就會傾向於自己的判斷,相信最初的答案,而更好的答案卻被視而不見。

我們在思考問題的時候,總是習慣先入為主覺得答案就是這樣。

雖然我們的經驗或是思考慣性就很快可以找到答案,

但 … 或許這些答案是這個問題的最佳解決之一沒錯,但是卻不一定是目標的最佳解法。

我們來看一個案例:史丹佛大學教授的 5 美金挑戰

我在史丹佛大學上課時,給班上學生出了這樣一個作業。我把班上同學分為十四組,每一組都拿到一個信封,裡面裝著五美元的「種子基金」。我告訴他們,他們可以盡情花時間做周詳的規畫,不過一旦打開信封、拿出鈔票,就必須在兩小時內設法賺到錢,愈多愈好。

每一組都有三分鐘的時間,向全班報告他們的做法。

給學生 5 美金,最後如何最大化賺到這一筆錢?

如果你的問題是問:「5 美金買入的商品如何賣出更高價?

我們可能會去思考「這個城市什麼商品需求比較高?」這方面的答案。

例如:明星的簽名商品、加持過的招財物…等等。

用錢買入商品之後,再附與它不同的附加價值,讓它變成一個更高價位的商品。

如果我們的問題是:「如何把這 5 美金換成人們發財的希望?

我們可能就會買各式各樣的小商品,變成「福袋」,讓大家抽抽樂 ( 樂透的概念 )

透過幾輪賺到錢之後,把大獎變得愈來愈吸引人。

例如:第一輪的最大獎是加持過的招財貓、第二輪變成吹風機、第三輪變成機車、第四輪變汽車…等等,慢慢把本金愈滾愈大。

上面二個方法都是好方法,不過會發現,這樣的思維定勢就停留在「5美金」這個資源的思考上。

如果直接無視這 5 美元的價值呢?大家可以思考我們有最價值的東西是什麼?

再來重新定義一下問題:「我們最有價值的是〝時間〞

那麼我們就可以透過幫別人排隊,來賺取傭金。

我們再思考一下,如果我們重新定一下問題:「我們最有價值是〝課堂上發表報告的三分鐘時間〞」。

我們可能會想要把這三分鐘賣給一家想要到史丹佛大學招募學生的公司。

不同的問題,就會引發我們不同的思考,因而找出不同的答案。

當我們手上有「錘子」,看到的問題都變了「釘子」。

答案通常嵌在問題本身當中,所以構建問題就成為找到解決方案的關鍵所在。查爾斯·達爾文會贊同這點,他在給一位朋友的信中寫道:「回頭想想,我認為看清問題本質比解決問題要困難得多。

By gimm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