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確》#6 概括型直覺偏誤

 

概括型直覺

 

人總是下意識的自動把事物分類與概括。這不是偏見或高明,而是對頭腦運作實屬必要,讓種種想法能有個架構。想像一下,如果我們把每個物品或情況視為獨一無二 ── 那麼我們甚至無法有一套語言來描述周遭世界。

概括型直覺很必要與有用,但就如這本書裡的其他直覺,有可能扭曲我們對世界的認知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概括型直覺可能讓我們誤把多個事物、人或國家歸為一類,但它們其實大不相同。概括型直覺可能讓我們假定同一分類下的所有東西或人都很類似。也許最糟糕的是,概括型直覺可能讓我們抓著某個分類裡的幾個特例,或甚至一個特例,就套用在整個分類上。

媒體再次是這種直覺的好朋友。概括誤導與刻板印象是媒體傳遞訊息的簡便方法,報紙上常見到這類標籤,比如鄉間生活、中產階級、超級媽媽和幫派分子。

當許多人留意到某種有問題的概括分類,那就成為刻板印象。種族與性別就是最常見的刻板印象。許多重要問題由此而生,但錯誤概括所造成的問題可不只如此,所造成的偏誤簡直五花八門。

二分化直覺把世界分成「我們」和「他們」,而概括型直覺則讓「我們」把「他們」想成一模一樣

 

質疑你的分類

 

如果你能時時假定自己的分類會誤導,那可很有幫助。在這裡我提出五個方法來質疑你所偏好的分類:尋找同一類別裡的相異之處,不同類別裡的相似之處;

  1. 尋找同一類別裡的相異之處,不同類別裡的相似之處
     
    • 當有人說某些人怎樣做是因為其所屬群體(國家、文化或宗教等),你可得小心。在同一個群體裡是否有不同行為的例子?還是同一種行為出現在其他群體裡?
       
    • 非洲是一片廣闊大陸,54個國家,10億人口左右。談「非洲國家」和「非洲問題」不具意義,但人們成天這樣講,那會導致可笑結果。
       
  2. 當心「多數」
     
    • 你要記得「多數」只代表超過一半,既可以是51%,也可以是99%,所以如果可能的話,把百分比問清楚吧。
       
  3. 當心特例
     
    • 當心別把特例當通則。化學恐懼症就是把幾種嚇人的有害物質當通則,有些人因此恐懼所有「化學物質」。
        
  4. 假定你不是「正常」,而別人不是笨蛋
     
    • 為了避免腳被電梯門夾到等悽慘的錯誤,你的經驗也許不代表「正常」,別把第四級國家的經驗貿然套用在其他國家,尤其在你會覺得別人是笨蛋的時候。
       
  5. 當心從一個群體套用到另一個群體的做法
     
    • 在二戰與韓戰,醫護人員發現昏迷士兵採俯臥比仰臥的存活率高,原因是仰臥時容易被自己的嘔吐物窒息,趴睡時嘔吐物則能流出,呼吸道保持暢通。
       
    • 然而一個新發現很容易套用到太多地方。1960年代,由於復甦姿勢取得成效,公衛界揚棄傳統做法,建議家長讓寶寶趴睡,好像只要無力照顧自己則不得仰睡,就是需要採用這一套。
       
    • 這種笨拙套用通常很難發現。邏輯看似正確。儘管數據顯示嬰兒猝死率是上揚而非下降,遲至1985年一群香港小兒科醫師才確實指出趴睡可能是元凶。7年後,瑞典當局才承認錯誤,把建議反過來。
       
    • 去意識的士兵在仰睡時會被嘔吐物窒息而死,但睡覺的嬰兒不然,他們有完全正常運作的反射反應,在仰睡姿勢下如果有嘔吐物會側過身子,在趴睡姿勢下則可能還沒力氣把重重的頭部偏斜以保持呼吸道暢通。
       
    • 這類套用甚難發現,但當新證據出現時,我們務必樂於質疑先前的假定,重新衡量,如果確實錯了則勇於承認。
       

 

《朋友與敵人》#5 性別差異

朋友與敵人:性別差異

 

1. 女性的刻板印象

 

研究顯示,當國王比當女王容易多了。

Ann Hopkins 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合作夥伴說她非常傑出,另一位客戶還誇獎她「能幹、聰明、有魄力、直率」,國務院的客戶也對 Ann 印象深刻,甚至想挖角她。

然後,Ann 的事務所投票時,只有不到一半的合夥人推薦她升為合夥人,為什麼呢?答案是她讓某些資深合夥人「不舒服」?為什麼不舒服?因為她太有自信,太有企圖心,結論就是,Ann 太陽剛了。

部門主管甚至建議她,「走路、說話、妝髮要像女人一點,不要那麼常掌控一切,讓自己的形象柔和一點。」

臉書營運長 Sheryl Sandberg 建議女性要「挺身而進」,才能爭取到掌握權力的領導職,但她也坦承女性太有企圖心時會被推回去。我們的社會獎勵自信的男心,卻懲罰有自信的女性。

我們「期待」與「要求」女性溫暖善良、與人合作,然而這樣的期待讓女性很難以他人競爭。

 

我們並不是要提出性別之間不存在生物差異,而是想指出三件事:

  1. 性別差異遠不如想像中簡單。
     
  2. 兩者在社會上擁有的權力。
     
  3. 女性行為深受性別刻板印象影響。

 

女性就連想創業都比較難,研究發現,就算簡報內容相容, 68%的投資人贊助男性創業者,僅 32% 的人贊助女性。

表現差異通常反映出權力差異,而不是能力差異。

 

 

2. 雙重標準

 

想像一下,新公司決定錄用你,僱主恭喜你,告訴你薪水是多少。你會直接接受那個數字,還是討價還價?

Linda Babcock 在《女人要會說,男人要會聽》一書提到,女性賺的錢之所以只有男性 77%,是因為女性拿到最初的聘書時,比較不會和公司談薪水。

鮑柏克接著做了一個聰明的實驗,看看女性就算與男性處於相同的情境,是否也比較不可能開口要求更多。實驗結果一如預期,男性開口要更多錢的機率是女性的七倍。

由於女性族群整體擁有的力量不如男性,她們還面對著多一層障礙;人們期待女性應該合群、溫柔與愛心,這樣的期待帶來了不幸的雙重標準:女性如果感到權力,而且也表現出來,她們將受到懲罰。

女性必須拿出自信,表現出積極進取的樣子,才有辦法出頭;然而,她們真的那麼做之後,旁人會不高興。有企圖心的女人會被譴責,沒有企圖心的女人也會被譴責。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雙重標準,首先,刻版印象有兩種:

  1. 描述性刻板印象:某種人「可能」會做的事。
     
  2. 規範性刻板印象:某種人「理應」做的事。
     

女性身上有特別多的規範性刻板印象,社會期待他們溫柔婉約,不期待她們開口為自己爭取更高的薪水。

女性不該開口這樣規範性刻板印象,限制住女性有效競爭的能力。

另外,結果還發現,就算男性和女性做了完全一樣的事,沒接受公司一開始開出的條件,開口要求更多薪水的女性會被懲罰。

 

3. 女王蜂:當女性排擠女性

 

物以類似,同類會互相吸引。社會稱這種現象為「同質性」,我們傾向於和自己相像的人合作與建立關係。

有權勢的女性被稱為「女王蜂」,女王蜂最會欺負組織中地位不如她們的女性,他們視其他女性為必須打擊的敵人,而不是盟友。

 

杜蓋德發現幾種情境會製造出女王蜂。

  1. 首先,只有在團體只有單一或很少女性時,才會出現女王蜂。
     
  2. 第二,女王蜂出現在社會地位高的團體,那個團隊可以讓人得到社交或物質上的好處。
     
  3. 第三,女王蜂只會刁難條件好、有能力搶王位的女性。
     

基本上女人會化身為女王蜂,是因為她們覺得自己的權力受到威脅。女王蜂擔心別的雌蜂讓自己不再獨特、不再擁有高高在上的地位,就會伸出刺。

在學院還少有成功的女性時,這時出頭的女性就特別容易變成女王蜂。她們一旦有了成就,就退守自己的城保,築起高牆,不讓別人進入。

不過,當女性覺得自己地位穩固時,就會收起自己的刺;此外,有安全感的女性也更可能支持其他女性,就算那些女性有一天可能發光發熱,她們也會幫。

 

4. 找到正確平衡

 

要真正消除女性面臨的雙重標準,需要所有人一起努力,不能只有女性。好消息是,依據我們的研究,如果團體一起讓性別更平等,每一個人都能受益,連男性也一樣,性別平等會帶來一人受惠,眾人得福。

 

想像一下,你認為應該培養多元精神企業文化,讓每個人都有公平的機會;你希望經理注意到偏見問題,而且擁有打擊偏見的實用工具,進而創造出平等的文化,讓每一個人都有出頭的機會,最終讓女性與少數族群也能進到管理階層。

 

多元計畫很好,但通常沒用。如果多元計劃行不通,組織其實可以做下面幾件事:

首先,組織得讓高層支持與鼓勵多元,並且讓多元文化成為高層的責任。

鼓勵多元不能只是喊口號,顯究顯示,多元可以讓團隊體組織做出更好的決策,賺更多的錢。

此外,人脈計劃與導師制度也能助女性與少數族群一臂之力。不過相關計劃要成的話,必須讓資深領導階層也一起加入。

最後很關鍵的是,聘雇與升遷體系必須公平公正。

 

數據顯示,女性占高階管理職的比例越高,其他女性越可能被提拔為管理職。研究顯示,擔任高階職位的女性一多,女王蜂現象就會消失。性別平等可以讓資源的餅變大,男女都能受惠。

世上最不公平的事,就是一半的人類支配另一半人類。女性取得越平等的待遇,社會會變得更文明,也更寬容。